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位置: 中国教育培训网 >> 新闻文章 >> 中小学 >> 资讯 >> 正文
中小学提前放学:学校“甩了包袱” 家长“添了麻烦”
来源:中国教育培训网   更新时间:2014-10-15 08:50:53
中小学提前放学引发“三点半难题”:学校“甩了包袱”,家长“添了麻烦”

  新华网北京10月14日电(记者丁静)学校周边、社区托管班五花八门,带班老师来自各行各业,学生则成为各托管班间“倒卖”的“货源”……中小学生减负提前放学引发的“三点半难题”,成就了课外市场的“狂欢”。然而,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托管班不仅是一团乱象丛生的“虚火”,而且暴露了中小学减负的乏力。

   托管班“火爆”:学生被反复“倒卖”,托管质量堪忧

  多年来,每出一道减负令,却往往变成培训市场的狂欢,提前放学举措也不例外。为减负,不少省市教育部门将小学下午放学时间提前到三点半左右,由于家长无法接孩子,“三点半难题”由此催热托管班市场。

  记者近日在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第三小学万柳校区门口看到,学趣、易乐学、明睿书法、启思睿、郎博思等十多家托管机构的人员,举着各自广告牌在学校门口接孩子放学。

  这些托管班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学科培训加托管,每月收费约1500元;另一类只负责“吃饭、辅导作业”,每月收费800元。

  这些托管班之间抢生源几近“白热化”,学生被反复“倒手”。10月9日,记者以学生家长的身份到北京市一所龙文培训学校咨询托管班。一位高老师为记者介绍了另一家书画培训机构,并强调要说明“是龙文介绍的”。书画培训机构又把记者推荐给刘老师。

  随后记者在刘老师的指引下来到一个小区单元楼内的托管班。灯光昏暗的客厅内摆满桌椅板凳,正在辅导学生作业的马老师告诉记者,这个托管班由刘老师投资的,她是在这个小区担任物业管理员期间发现的商机。给她介绍客户的人都可以拿到提成。

  记者还发现,私人开办的托管班,带班的多是社会招聘人员;一些培训机构新拓展的托管业务,也很少配备专门代课教师。大部分托管班和培训机构,都以“教育咨询公司”等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并不向教育部门申请“办学资格证”。

   减负“走样”:学校“甩包袱”,忙了家长、苦了学生

  为减负而实行的提前放学,本意在于将孩子从过长的课时中解放出来,使每天6小时之外小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参与课外活动。然而,一些地方的学校机械地实行“限时令”,却让减负背离了美好的初衷。

  苦了学生——

  一部分放学即“解放”的孩子确实感觉“被减负”,但放学又被送进培训班的孩子却感觉负担加重。“放学后的国学班上,我常常感觉很累,昏昏欲睡。”北京市一名四年级小学生说。

  “课内减负、课外增负”已成较普遍现象。今年公布的西安城镇居民家庭住户调查资料显示,近七成中小学生在课外参加各种培训班和“一对一家教”。

  忙了家长——

  “作业少了、校门关了、学校不管了、家长没辙了。”采访中不少家长吐槽。北京市海淀区一位家长说,虽然学校开展了“课后一小时”,但每周只有两到三次。没人帮忙,就只能靠钱解决问题。再说,有升学压力在,谁敢“浪费”这些宝贵时间?

  而一些农村地区学校负责人则担忧,部分学校体育设施器材缺乏,文化基础设施落后,学生放学后无所事事,恐会成为电子游戏厅、网吧的“常客”。

   如何“真减负”?提前放学治标不治本

  中小学过重的课业负担一直是老百姓高度关注的热点问题,也是基础教育改革发展中的一个难点问题。《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标本兼治减轻学生课业负担。

  一位教育界人士指出,限制在校时间等减负令的初衷是好的,但减负涉及到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的方方面面。不标本兼治,不综合施策,很难把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减下来。

  “减负的核心是改革教育内容、方式、社会对教育的评价标准等造成‘负担’的源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今年以来,教育部加强学籍管理,严格落实就近入学等政策,北京市超过八成小学生就近小升初,为中小学生减负奠定基础;《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力图从改变高考“指挥棒”的调节作用入手,改变“一考定终身”、“唯分数论”等弊病。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减负不是机械地减少孩子在校时间。如果不缓解小升初择校热,不促进义务教育学校均衡发展,不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学生还是会“每分必究”,“减负令”就难免变成一纸空文。

车马驿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 2014 中国教育培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