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位置: 中国教育培训网 >> 新闻文章 >> 论文 >> 正文
同窗聚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来源:中国教育培训网   更新时间:2014-10-08 08:43:13

  高中毕业十年,我们班攒了个聚会。班上五十多人,有的在外乡,有的在外国,一共来了二十人,坐一个大桌,场面显得挺壮观。桌子太大,跟对面的人说起话来,要提高嗓门,有点喊话的感觉,有的同学懒得喊,干脆用眼神交流算了。这要搁在同事或者别的朋友中间,就是缺了礼数,隔得再远好歹也要站起来碰几次杯,互相说几句无关痛痒的吹捧话。

  高中同窗聚会还有个好处,就是身心放松,想说什么说什么。不管从前相不相熟,十年间是否再见过面,大伙儿忽然都成了老友,戒备隔阂一概全无,连吹牛的功夫都省去了。

  说来有趣,这种感觉仿佛在其他同学那里,没办法体会得到。小学同学见了面得先对号入座半天,生疏得很;大学同学之间,又少不了攀比的嫌疑。仔细想想,就连好友也是高中相识的最铁。在我要好的朋友里,半数都是高中同学。

  “闺蜜团”成员,加上我一共四个女孩,当时是女孩,现在结婚的、生娃的、恋爱的,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小T是我高一的同桌,高二下学期以后,换了我跟新新同桌,萤跟小T同桌。现在,我已经无法记起究竟四人是怎么成了最好的朋友。但奇怪的是,好多鸡毛蒜皮的小事却和烙印一样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高三时,我常带一种坐标纸和带孔打印纸到学校,名义上是做草稿用,实际上也是玩乐工具。印满红色细密格子的坐标纸是五子棋的棋盘,即便上面已经写了算式,只要有空白,也能利用起来。我对五子棋没什么兴趣,下得也不是很好,所以后来新新干脆直接撕下一小方块,跟后排的同学下。一来一回不仅拉长了棋局的进度,也增添了期盼猜度的乐趣。有时一节课结束,棋也下完了。

  宽而有质感、靠虚线连成一摞的打印纸是我和新新写悄悄话,跟小T和萤传小纸条的信笺。我和新新都喜欢旧式的东西,有着穿线孔的打印纸在我们看来实在珍贵,自然不舍得做写过就丢的草稿和棋盘。每两孔之间的空隙是隐形的条格,我们沿着它给对方写字儿、对诗,纸面既能有条格纸的工整,又保持着疏松随意的优美。小T和萤跟我俩隔了一排,有时课上有话说,我们就撕下一截纸当字条,不仅不影响打印纸的完整,还适合折成方胜。写好了传过去,她们回复后,再叠回原样传回来。有时,纸条写满了,传回来的便是另一封信笺——不知谁的本子又遭到了破坏。

  至今我还保存着那时没用完的一叠打印纸和几封叠成各种样子的信笺。有时拿出来重新展开,心情仍然觉得新奇而温暖,跟当初一样。

  高中毕业后,我和新新留在天津念书,小T和萤到了江南读大学。闺蜜团虽然还是当初那样的两个小组,却没法“隔空”传信了。大学时,我常到新新的学校听课,然后跟她挤在寝室的小床上,夜里说悄悄话,分享另两位姑娘新近写来的信。

  那时的电话费比现在贵,但我们四人互相通电话总是很舍得。小T起初不适应南方生活,常常打电话诉说,说到难过处,就嘤嘤地哭一会儿,因为给家里打电话不敢说心里话,更不能哭,怕爸妈担心。

  我跟初恋男友分手,萤知道后,写了一封好长的信寄来,信封鼓得像一个长面包。我夜里躺进被窝,拿手机照着读完,眼泪流了不知多久,醒来以后,竟觉得舒心痛快了好多。

  后来,小T和萤都回到天津,或工作或读研,好容易四人又团聚,可没多久,新新就留学去了美国。前年,已在美国工作的新新回国度假,我们计划了国内的旅行,几年没见,同吃同睡竟毫无不便之感。

  现在想来,十多年的闺蜜团,除去高中三年,只有一年多四人是在同一个城市度过的。可不知为何,友情不但未曾消散,反而越来越深厚,即便不常见面,若遇到了难事,最先想到的一定是闺蜜团。每每想到这里,我都觉得神奇。

  • 上一篇:中秋节不该只是“月饼节”
  • 下一篇:没有了
  • 车马驿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 2014 中国教育培训网 All rights reserved.